欢迎访问安客网络中心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解决方案 >

扬眉吐气了带着胜利的喜悦迈着矫健的步伐

时间:2017-11-17 17:16/点击: 来源:www.lzihan.cn

停电了!真麻烦,也不知道那个网妹在线上?唉,算了,多情总被无情弃,热脸总贴冷屁股,我想网妹不能眠,网妹对我没正眼。还是去转转久违的公园吧。
  
  进了公园的南门右拐,有跳舞的,因为今天停电,跳舞的人还挺多,我特别羡慕那些会跳舞的,不管怎么心怀鬼胎,只要走上前礼貌的伸手弯腰,女士们都高兴的欣然受邀。我也曾下辛苦学了两年,但就是不会跳,按说我从两岁就会走步了,可是不知道为啥,三步呀、四步呀就那么难,当然两年也没白学,我和男的跳时,将就着还能走下来,但,一和女士跳,我就走不来了,硬硬僵僵的不是踩脚就是碰头,我总结了一下,关键是我的目的不纯,我的精力全集中在女士们软软绵绵润润滑滑的小手上和纤纤细细的柳腰上,那手、那腰,特别是夏天,女士们薄薄的衣衫,搂上去那手感就像直接接触在肌肤上一样,让我血液沸腾头昏脑胀。
  
  不会跳怕啥?头昏脑胀怕啥?我鼓起勇气向一位女士走过去,打算邀请她跳舞,但还没等到我走到她面前,她却转身躲开了我。我又向第二个女士走去,不但她躲开了我,连她旁边好几个女士一窝蜂的都躲开了,我心里说,真没礼貌,怎么能这样做事情啊?但有一个女士没跑,并且还面带微笑的看我,我大喜过望赶紧上前邀请,那女士很有风度的和我走下了舞池,我大受感动,我觉得的全场的女士她最漂亮。然而风云突变,刚一转身,她就甩开了我的手,并且留下了一句话,对不起,我眼睛不好,刚才你背对光线,我没看清你一脸麻子。
  
  他马的,什么人啊?没素质,没教养。哽咽的我半天出不上气来,差点没活过来,我发誓今后再不跳舞了。
  扬眉吐气了带着胜利的喜悦迈着矫健的步伐
  伤了自尊的我,垂头丧气的向一片树林里走去,我知道哪里有下棋的,我想赢几盘棋,把失去的自尊找回来。
  
  我下象棋的水平很高,布局很有造诣,什么顺跑直车对横车、中跑对屏风马,中跑对反宫马,中跑对单提马,还有起马局,飞象局,挺兵局,几乎样样精通,我最辉煌的是,1993年全国煤炭系统象棋赛在大同矿务局举行,我曾经给棋手们打过水。
  
  果然树林里有五、六摊下棋的,我要好好挑一个对手,转了一圈后,我终于瞅准了一个人,准备向他挑战,只见那人年岁有六十上下,嘴歪眼斜手发抖,不是脑残就是脑血栓,的后遗症。我暗暗窃喜,赢他一定不在话下啊。坐定后,我抢到了红棋,因为按规矩红先黑后,但是第一盘我有点大意,没走几步棋势对我十分不利,虽然我奋力反击,但还是败下阵来。第二盘、第三盘,我虽然费尽心思但还是被杀的体无完肤、尽眼毛光。第四盘,我求脑残让我一匹马,脑残挺爽快就答应了。我心想这下我该扬眉吐气一把了,然而事与愿违,没走几步我又陷入了被动局面,我要悔棋,脑残不让,我用手按住我的跑,就是不让脑残吃,脑残拿棋子打我手背,我还是不放,可怜我的手背,没几下就让惨无人道的脑残打的肿了起来,在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之下我的跑终于保住了,唉,但最终还是没有挽回败局,我开始心慌意乱,满头大汗,想我出道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啊?不行,还得再让一匹马!第五盘,脑残让我两匹马,两匹马啊?两匹马我也又快完蛋了。天啊!如果我再输了,那可是奇耻大辱啊?怎么还有脸吃大米白面啊?真成了造粪机了啊?说啥这盘我也不能输啊?我下定了决心,我的身子往前倾,脑袋往前伸,挡住了大半个棋盘,说时迟那时快,我把脑残的一个车,从棋盘上偷了下来······
  
  围了一大圈人,但他们狼狈为奸,全部向我开炮,竟然没有一个向我说话的,唉,现在轮到我嘴歪眼斜了,不仅手脚发抖,而且屁滚尿流,灰溜溜地逃之夭夭。
  
  没想到今天这么倒霉,跳舞跳不成,下棋又丢人,我这心里真是羞愤难当悔恨交加,然而到处和我作对,路过一个凉亭的时候,穿来了甜蜜蜜的歌声,一群乌合之众,在凉亭里唱歌,甜蜜蜜,你笑的多甜蜜······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哭还哭不出来,你们却开心的甜蜜蜜?我决定报复这帮乌合之众,拿他们消消气,报复他们太容易了,只要我高歌一曲,用不了等到第三句,一定能把他们吓的四处逃散。
  
  我说这话绝对有把握,上次我和夏非烟连麦,非烟唱了三首歌,特别动听,听的我如醉如痴,如火如荼。后来我也要唱一首,非烟开始不同意,她说她还想再唱两首。我说,你就让我唱一首吧,如果你让我唱一首,我再听你五首歌。非烟就同意了,高兴的我赶紧开始唱歌,可是我唱了三句就死机了。后来再开机,非烟说,你唱第一句时,我就像数九寒天穿了一身睡衣,站在冰天雪地里,瑟瑟发抖,你唱第二句时,我全身痉挛抽搐蜷缩在一起,你唱第三句时,我想我命休矣,这时候,音箱就了我一命,只见音箱突然冒了白烟,你把音响唱炸了,所以,你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五十元和音箱费六十元,共计一百一十元。我说,我拿不出那么多钱,能不能少赔点,赔二十元?非烟说,不行,少一分也不行。后来,非烟怨恨我不赔她钱,就把我删除了。我发现非烟删了我,赶紧查出她的QQ号,再次加她,加了十一次,她都不加我,逼的我没办法,向慧眼求情,让慧眼和夏非烟说点好听的,把我加上。开始慧眼也不管我,后来她向我要了两千欢乐豆才答应为我求情。后来非烟看在慧眼的面子上才又加我为好友。所以我要吓吓这帮幸灾乐祸的乌合之众绝不是危言耸听。
  
  我走进了凉亭,跳上了凉亭中间的石桌上,扯开杀猪嗓,唱了一支那不勒斯民歌桑塔露琪亚,第一句一出,五十个人集体抽筋,第二句一出,七十个人口吐白沫,第三句一出,一百个人全部四下逃窜。
  
  我终于回家给老婆做饭······

上一篇:谁给谁生命不重要大自然就是这样规定的 下一篇: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http://www.lzihan.cn/a/jiejuefangan/2017/1117/9.html

Copyright 2008-2018 安客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指数支持:趣赢娱乐彩票平台